当前位置:typhoo.com.cn健康55岁瘫痪动脉硬化母亲遭儿子虐待致死 众人为儿子喊冤
55岁瘫痪动脉硬化母亲遭儿子虐待致死 众人为儿子喊冤
2023-01-25

按常理,陈斌是被人唾弃的不孝之子。但出人意料的是,在家人和邻居口中,26岁的陈斌是个“很懂事很温和”的小伙子。陈斌获刑后,他的姥爷、房客、邻居人人都为他鸣不平。

8月13日,记者来到阜康市城关镇维民村90号院王桂兰家,她家临街,大院里有10间砖房。租客老贾闻声出来,他远远指着王桂兰生前住过的房子说:“那间房子空了快半年,没人敢住。”王桂兰的房门掩映在一人高的杂草从中,拨开草丛,从窗户看到房子中间有一张破旧的席梦思床,一条碎花棉被一半掉在床下,屋里靠墙处还有一个落满灰尘的五斗橱,上面的玻璃镜子已破碎。

此时,王桂兰家门口走过两名妇女,其中一位60多岁的老人叹着气说:“她闹腾了一辈子,把自己家闹得家破人亡,把儿子也送进法院判了刑,哎……”

房客老贾说,他从四川来阜康做生意3年多,一直租住在王桂兰家。“她脾气太火爆了,每天都能听见她骂人。”另一位房客老高说:“我在她家住了4年多,斌斌以前性子很慢非常温和,对人也有礼貌。可能是天天受他妈的影响,再加上还得一边打工替他妈还贷款,一边还要天天伺候她却被骂,娃娃脾气慢慢就变古怪了。”

“王桂兰这个人提不成!”隔壁邻居马木提说,他们两家是1987年开始做邻居的。“她跟邻居们都闹翻了,没人敢跟她来往。”王桂兰的丈夫是个包工头,他与王桂兰结婚后生了一儿一女,又盖了多间砖房,“全村人都很羡慕。”王桂兰刚结婚头几年还可以,后来脾气越来越暴,她丈夫、儿女被她打骂是家常便饭,“她老头子脸上经常有指甲抠的印子”。

1998年,王桂兰的丈夫不堪忍受与她离婚,两个孩子随父亲。两年后,王桂兰丈夫病逝。说到王桂兰火爆的脾气,马木提举了个例子,“她第二次结婚,我们这些邻居明明都没说啥,她却站到院子门口大骂,说我们看她的笑话。”马木提还说,斌斌从小就很胆小,“他和我儿子从小玩到大,两人从来没有打过架,也没见他跟哪个娃娃闹过别扭。”

当天,记者来到陈斌82岁的姥爷家,老人腿脚不便,下不了地。起初,他默不作声地躺在床上,后来记者拿出陈斌判决书的复印件,老人坐起身仔细阅读判决书后,开口说道:“斌斌打他妈不对,但这是被他妈逼迫的。”老人说,王桂兰早年还和父母来往,“一来就和我们吵架,后来不来了。我们两家就隔着一条马路,她和我们就像陌路人。”王桂兰和丈夫离婚后,又先后结婚3次但都离婚了。

据老人介绍,王桂兰第一次从信用社贷款8000元准备做生意,可生意没做钱被她第二个丈夫骗跑了,陈斌打工帮助母亲还清了贷款。第二次,她从信用社贷款5000元给自己看病,可钱又被第三个丈夫骗跑了。2010年2月,王桂兰因患脑梗塞瘫痪在床,她的第4个丈夫也离她而去。

“我听说她病倒在床上,又没钱治病,就找人送钱过去,斌斌也拼命打工挣钱给她看病。斌斌打她妈,我是听别人说的。”老人反复说,这样做肯定不对,但这是有原因的。

昨日,记者电话联系到在米东区打工的陈斌。陈斌说,房客打电话说有记者找过他,他一直在等记者的电话,想说说心里话。

今年元旦过后,陈斌从阜康到米东打工。2月初的一天,舅舅找到他,说他母亲瘫痪了,叫他回去照顾。陈斌回家后,躺在床上的母亲看见他就破口大骂:“你死到哪儿去了,把我扔到床上不管,你咋不被车撞死……”陈斌不吭声,默默去给母亲熬粥。母亲贷款看病的钱还没有还,自己不能辞职,每天天蒙蒙亮他就起床,帮母亲洗漱做饭,然后做长途班车去米东上班,下午赶回家后再伺候母亲。

“一天下来精疲力尽的,还要被她骂。”陈斌说,想想他小时候母亲打骂父亲和他们兄妹,后来每次贷的款都被男人骗走,如今瘫痪在床还不停地骂人,几天后他忍不了了。“她一张口骂狠话,我就用竹条打她,用手拧她的嘴,后来用脚踢她,她6根肋骨骨折,其中有我踢的,也有她自己从床上掉下来摔的。”陈斌说,他越打母亲就越骂得厉害,后来发展成恶性循环。“我照顾她20多天,后来她不骂我了,也不怎么吃饭了。”

3月1日,陈斌下班回家,喊妈她不答应,用手一摸,母亲浑身冰冷,已身亡。

第二天天刚亮,陈斌把母亲的遗体送到乌市殡仪馆准备火化,工作人员看见陈斌母亲面部及躯干有伤,拒绝火化并报警。在公安机关,陈斌承认母亲身上的伤是他打的。

“我特后悔,现在每天晚上睡觉时都在想,要是我妈还活着,我一定好好照顾她。”陈斌说,有好几次,他回到家后,看到母亲掉在地上,他就把母亲抱到床上。“尽管她每次骂我骂得很毒,但我不该打她。不管咋样她是我妈,她现在走了,我永远没有妈了。”

父母离婚时,陈斌11岁,妹妹才8岁。“我俩跟我爸到了米东,我妈不到1年就再婚了。两年后,我爸因病去世了。没办法,我和妹妹回到阜康。”陈斌说,父亲老实也很能干,“本来我们一家4口日子过得好好的,可不知什么原因,我妈天天打骂我和我妹,然后再骂我爸,我爸的脸经常被她挖得烂烂的。”

陈斌说,其实妹妹最可怜。“她13岁时被我妈打得在家待不下去了,就一个人到乌鲁木齐打工,什么苦都吃过了。”妹妹如今23岁了,很懂事也很善良。“我出事后,妹妹找到我,鼓励我重新做人。我俩商量好了,一起努力打工挣钱,今年10月把我妈生前欠下的信用社贷款还清,然后再奋斗半年,把她的骨灰从乌市殡仪馆拿回家,在阜康公墓买一块墓地,把她安葬了”。

(实习编辑:孙平)